一位染毒刑警的人生轨迹是怎样的?

发布日期:2019-09-18 19:29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影视综艺行家采纳数:861获赞数:32466专注百度产品十余年,百度知道,百度口碑,百度贴吧,百度竞价均有涉及。向TA提问展开全部

  面对镜头,宋名扬缓缓举起双手捂住眼睛,手背上紫色的曲张静脉和密布的针孔触目惊心。从风光无两的明星刑警,到因吸毒贩毒身陷囹圄的囚犯,他的人生被毒品劈成两半,前半生在天堂,后半程在地狱。

  “我现在的生活特别无聊,也不正常,可能会是你采访最无聊的一个人。”2012年出狱后,宋名扬极少出门,以前的朋友也几乎不再来往。“就呆家里,白天睡觉,夜里胡思乱想”,他经常这样坐在逼仄的卧室里,盯着电视屏幕,一坐就是半天。

  珍藏在衣箱里的各个时期的警服成为宋名扬前半生风光岁月留在生活里的唯一印记。因为从警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做便衣刑警,这些没什么机会穿的警服几乎都是簇新的。

  宋名扬,1963年出生。1983年20岁的他成为了一名刑警。刚刚步入警界,他就成了“拼命三郎”,在同进警队的一批人中,宋名扬以罕有的速度频频立功受奖,迅速脱颖而出。从警第七年,他调入刑警特情队,成为向警方提供情报的“线年代,人称“宋大款”的他一身名牌,腰挂BP机,手拿大哥大,摩丝将头发打理得一丝不乱,开着名牌车接触各种流氓。20多年过去了,虽然“大款”不再,但宋名扬注重形象的习惯一直没改变。

  凭借着和黑道线人之间建立的良好关系,工作上宋名扬更加顺风顺水。33岁时他已立功受奖十多次,其中公安部颁发的就六七个,早已是分局和流氓堆里的“红人”。分局有了大案,局长到现场,一定先问老宋到了没有。流氓吹捧他:“大哥,您一跺脚,这个区都得颤。”这让他一度自信到要“家庭事业双丰收”,特情工作要做到“黑白两道通吃”。“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太狂了,也很讽刺”,宋名扬说。图为年轻时意气风发的宋名扬。

  如今,偶尔去朋友家聊天,当年那些出生入死的经历还是会阵阵涌上宋名扬的心头。1996年3月,“白宝山案”案发,警界陷入了巨大的破案压力之中。当年4月,通过线人,宋名扬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他所负责的片区内,一个名为“黑子”的人持有手枪、微冲和手雷。案情紧迫,他伪装成贩毒大哥进入“黑子”的毒窝。窝点里的流氓从未见过这个“贩毒大哥”在大家面前吸毒,开始疑窦丛生,甚至有人“亮枪”骂骂咧咧问他是不是“马子(警察)”,宋名扬别无选择,吸了第一次毒。因为事先有过练习,他娴熟的吸毒动作最终打消了对方疑虑。“都说吸毒嗨,但第一口的味道臊得很让人恶心,我想这玩意儿他妈能让人上瘾?” 然而正是这自认“不会上瘾的一口”彻底改变了宋名扬的后半生——为了破案,他继续多次潜入这个团伙。为了和对方打成一片,他也每来必抽,扮作一个瘾君子。渐渐地,这种曾令他“恶心”的东西让他开始觉得适应、舒坦了——从此,宋名扬的人生步入了漫长的黑暗甬道。宋名扬知道自己上瘾了,必须马上戒毒。他以为,以自己的毅力,戒毒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他强行把自己关起来不出门,但毒品的魔力却比他想象的大得太多,在与毒品的拉扯战斗中,他总是输的那一方。从一开始卷烟枪烧锡纸吸毒,到使用注射器,毒瘾像梦魇一样笼罩着他。“有时候整夜办案审犯人劲儿上来来不及慢慢抽,只能赶紧去卫生间扎一针,现在手上还满布针孔。”在毒瘾发作和戒毒间反复折腾,宋名扬还是出色地完成了卧底任务。1997年初,通过“黑子”,宋名扬以买枪为名,将“黑子”的朋友“新哥”引出,一个地下贩卖网就此被捣毁。破获此案后,宋名扬获得了公安部颁发的三等功。在他立功无数的警界生涯中,这是最后的一块奖章。图为宋名扬曾经获得的证书和奖章都被他小心翼翼地珍藏着。因为吸毒时间太长,始终没能戒断,宋名扬的身体每况愈下,无法正常工作。2001年,分局实行末位淘汰制,宋名扬被调整出一线,分到预审部门。比戒毒、复吸的恶性循环更让他受不了的是同事间的风言风语,要强的宋名扬甚至想在单位大喊:“我是因公染毒,软萌可爱!黄磊晒二女儿画作!_大众网,我不是警察败类。”2005年年底,饱受毒瘾和抑郁症折磨的宋名扬办理了病休。那时他42岁,正是同批战友们升任处长、所长的年纪病休后,宋名扬万念俱灰。他的心瘾越来越深。为了获取毒品,他找到了以前培养的线年,吸毒人员蔡某为了立功,钓宋名扬给他送毒品。宋名扬以300元的价格将0.32克贩卖给他,被当场抓住。法庭上,公安部门出具了宋名扬因公染毒的证明,法院最终从轻判处宋名扬有期徒刑6个月,罚金3000元。“在监狱里怎么都想不通,整日以泪洗面,甚至想一死了之”。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英超劲旅宣布签下大将 转会出狱一年后,自己又栽在了“线人钓鱼”上,这次他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